????“老师!”楚妙音跑过去。

????铁蹄晃荡了一下脑袋,说“哎,真是赢了都赢的不痛快。说你是个白痴,你果然就是个白痴,什么人的比武都答应。”

????顾无忧无奈地一笑,道“这场比试,看上去虽然我和他之间的较量。可实际上,却是国与国之间的对决,我若是输了,将来武国在东海面前,怕是要低人一等咯。所以,我不但要打,而且还得赢,还得痛痛快快地赢!”

????铁蹄一撇嘴,懒得说什么,摆摆手,走了。衣织婆婆瞧了一眼凌珑,道“女娃子身手不错,只是路子有点野。”

????凌珑淡笑道“前辈见笑了,我没有师父,都是自己琢磨着练的。”

????衣织婆婆不由瞪大眼睛,道“自己琢磨着练还能有你这般身手?我试试你的经脉。”

????凌珑伸出手腕,衣织婆婆捏过,一道真气流入,随后她脸上露出震惊表情,随后,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柔和了起来,她轻声道“你这孩子,怕是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吧。”

????凌珑笑道“还好,都过去了。”

????衣织婆婆眼睛竟然有些湿润,她面露慈爱,对凌珑说道“今天晚上,你来找我一下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????“好。”凌珑答道。

????目送几人离开,顾无忧手中的刀突然落在地上,他整个持刀的手都在颤抖!

????“老师!你怎么了?”楚妙音赶忙问道。

????顾无忧整条手臂都在颤动,他拉起衣袖,发现皮下肌肉如同活了一般,竟然在不断扭曲着!

????高黎打开实景增强视野,赫然发现在顾无忧手臂内细密的经脉都被真气斩断,他自身强横的真气从经脉之中泄露出去,不断冲突,连带着让他的手臂肌肉也不听使唤了。

????顾无忧勉强活动着手臂,说道“叶伽这混蛋东西藏的真深,我以为斩了他一臂,没想到他真正的杀招是另外一只手。幸好你这把刀的重心好,若是换了我之前那把刀,恐怕我现在已经没有命在了。”

????高黎发现,机会来了。

????他说“前辈,看你经脉断裂,我挺擅长这个的,帮你接续一下吧?”

????顾无忧先是一愣,随即笑道“你小子口气还不小,我知你有观脉的本事。可是续脉这种事,怕是人称‘活死人’的伊一一都不敢说擅长。更何况,我的经脉是至尊强者斩断的,运气不好,怕是会伤了你。”

????伊一一,当世医圣,男女不知,老幼不知,只听说ta已经活了几百岁,号称是‘活死人’,一则指ta年龄大,二则,是说他能把死人都给救活了。

????高黎笑道“我自然不行,不过我只是引导你自身的真气来修复而已。”

????楚妙音低声问道“能行吗?”语气罕见地柔和起来。

????高黎还没说话,凌珑接过话说“他可以的,他曾经也帮过我。”

????楚妙音看了一眼凌珑,没说话,而是静静地让开了。

????ar视觉之下,顾无忧手臂之中断裂的经脉大大小小足有十几根。高黎还是用那手游玩法‘捏’字诀,以自身真气引导顾无忧手中的真气。顾无忧笑呵呵地,虽然并不抱希望,可人家年轻人也是想帮忙,就让他去吧,他甚至连安慰高黎的话都已经想好了,然而,几息之后,他只感觉手臂之中一条肌肉突然平稳下来!竟然是它附近的一条细脉被接续成功!

????“你竟然!真的顺开了?”顾无忧满脸惊讶。

????“是啊,我不是说了么,我挺擅长这个的。”高黎笑道。

????按照高黎这种玩法,经脉被截断并不是如同水管一样被砍断,而是好像在江河之上修了一条堤坝一样。而想要打开这个堤坝,其实并不需要完全将堤坝炸毁。只要打开一道缝隙,汹涌的真气自然就会冲过去。而且自身修为越强,高黎自身的损耗就越是低。

????不久,高黎竟然断断续续将顾无忧手臂上的经脉接续了七七八八,不过却有两根大脉,高黎无法继续,因为他的真气已经见底。可即便如此,顾无忧已经十分欣喜。

????在这个世界,经脉断裂几乎无法医治,只能凭自己的能耐强行将断裂的经脉冲开。而且最恶心的一点是,修为越高,越难。远了不说,不久之前凌珑也是因为被断了经脉,四处求助无门。

????然而眼前竟然有这么一个宝!

????先给他造了一把宝刀,再帮他接续经脉,此时的顾无忧真的是越看高黎越顺眼!他也越发感觉之前的金票那叫一个值!如果他的经脉不能尽快恢复,一年之后面对那诡异的叶伽之时,真不知道胜负如何。那人断了两条手臂都满不在乎,真是诡异之极!

????无论如何,一场胜利都足以是大家庆祝的理由。

????晚上,在高黎的房间里,高黎、楚妙音、铁蹄,还有顾无忧坐在一起。有酒有菜,大家都挺高兴。凌珑去了衣织婆婆那里,也许有奇遇,也许有指点,不过那不是高黎操心的事情。顾无忧对高黎青眼有加,这一晚上灌了高黎不少酒。幸好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高黎百般推辞,趁着脑袋里面还有最后一丝轻轻清醒,他果断尿遁了。

????从里屋离开,外屋白狼正趴在门口,眼前放着肉骨头,舌头偶尔伸出来舔一下,浑身白毛长的让它看着就像是一坨毛山。

????“哟,兄弟。”高黎喊了一声。

????“汪。”白狼象征性的答应了一声,迷迷糊糊地站起来,给高黎让开路。

????秋风寒,人们不习惯将五谷轮回之所修在房间里,认为不洁,所以一般这地方都挺远的。高黎解决了问题,刚离开茅厕,却看到一团毛山正摇摇晃晃地从另外一个小屋旁边走过。

????“哟兄弟,拉面一狗仔?”高黎浑浑噩噩的嘴里蹦出这么一句话。

????白狼看了一眼高黎,呜了一声,朝着远处一个座位仓库的小屋走去。秋风吹过,吹起它的长毛,然后高黎酒醒了,他看出了一些事。随后,他打开实景增强视野,仔细看了看,然后他下定决心,跟了上去。

????仓库门被打开,高黎溜达进来,白狼此时正趴在角落。高黎走过去,轻轻摸了摸白狼的脑袋。

????“兄弟啊,你感觉咋样?”高黎问道。

????“呜……”白狼说。

????高黎呵呵一笑,微微靠近一些,然后轻声说道“兄弟,你知道吗?虽然我一直叫白狼兄弟,可她其实是一条母狼。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