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她也曾用灶火烧制炭条,但是很不好用,稍微一用力就折断。

????在京城售出的画册,她花费的炭条很多,都是拿捏着分寸才画好的。

????“哦?那你画画册的时候,就是用的炭笔吗?是用什么烧制的?”宿致远早就注意到了画册里那细细的特殊的线条,忍不住问道。

????“是用柳条烧制的炭条,如果用铅笔画的话,更精确,也更方便。”薛一梅大致说了铅笔的形状,构造,怎么烧制她可不知道,她只能提供一个大概方向。

????宿致远认真的听着,并没有再说什么,然后继续说他的打算:“你说的铅笔和炭笔,我会派人专门尝试着制作,到时有不懂的地方,可能还要请教你。”

????“关键是布偶样子,我需要多掌握几种图样,留待后续发力,这样底气也足一些。”

????“这没问题,到时我多画几种交给你。”薛一梅肯定地点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????她是真的没压力,现代的那些动画片、动漫游戏和童话故事,为她提供了丰富的素材,都够她画一辈子的了,虽然属于抄袭,但她没有丝毫负担。

????在这里谁也不知道她是个后来者,为了更好的生存,为了活下去,她也顾不得了。

????宿致远见薛一梅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,微微有些意外,但心里却很高兴。

????看得出,薛一梅自身实力很强,不然编不出那么好看的故事,也画不出那么出彩新奇的画册。

????见薛一梅答应下来,宿致远继续说:“加菲猫的故事画完以后,薛女士还有没有别的故事书写出来?如果有,咱们可以继续合作,或者长期合作。”

????薛一梅听了,看了傅松一眼。

????宿致远的提议正合薛一梅的心思,但到底这是古代,她需要傅松的支持,不能当着他的面就直接答应下来。

????傅松看懂了薛一梅目光里的含义,心里有些感动,直接说:“你拿主意就好,我没意见,只是你也别太累了。”

????薛一梅这才扭头对宿致远说:“宿公子,我同意你的提议,我打算下一部画海尔兄弟的故事,图样设计就围绕着这部画册里的人物,到时画册和布偶可以同时售出。”

????“海尔兄弟的故事大约有二百多集,既有趣味性也蕴含一些哲理和生活常识,我建议画册不要像这次急于全集推出,而是一次两集,这样更容易吸引顾客。”

????“好!就依薛女士就是,薛女士真是让我刮目相看,这个海尔兄弟的故事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一睹为快了。”宿致远有些惊讶,没想到薛一梅竟然这么有才,真是让他出乎意料。

????此时见薛一梅胸有成竹的样子,知道她肯定早就有了腹案,不然不会这么痛快答应,而且这次竟然有二百多集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薛一梅竟然又创作了长篇故事,心里不禁暗自赞叹和佩服。

????这个薛一梅太有才了,自己真是捡到宝了!

????画册的事情确定下来了,宿致远看了一眼在一边有些着急的宿长洪,对着薛一梅和傅松微微一笑说:“还有一件事想和二位商量一下,我打算在柳河镇也开一间布偶铺子,咱们双方在这里继续合作,不知两位意下如何?”

????薛一梅正想怎么开口说这件事呢,没想到宿致远倒先提了出来,这叫什么?想瞌睡来了枕头?她当然举双手赞成了,立即高兴的说:“好啊,我没意见!”

????宿致远见薛一梅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,知道她也有此意,也很高兴,便接着说:“嗯,既然这样,还是按照原来的合约,铺子、人员由我负责解决,布偶和图样由你负责设计,利润仍然五五分成,怎么样?”

????他知道薛家沟子是她娘家,日子过得也很艰难,这间铺子恐怕是薛一梅为了拉拨娘家人才同意的。

????因为柳河镇距离靠山屯还很远,那里的人脉根本指望不上,这也是他提出布偶由她负责的原因。

????这样就好,双方各取所需,利益共享,才能长远的合作下去。

????“可以,不过,布偶做成以后,怎么运输?是否能请宿掌柜派人去薛家沟子去取?布料和棉花是不是也让宿掌柜辛苦一趟给送过去?”薛一梅担心毛家在半路上以后出幺蛾子,会给娘家人带来危险,因此才有此一问。

????宿致远点点头:“当然,这也是我们合约里的一部分,放在柳河镇同样适用。”

????“谢谢宿公子!”薛一梅感激的说,“那以后就麻烦宿掌柜了,我娘家人什么也不懂,希望以后你多包涵,多担待一些。”最后那番话是对着宿长洪说的。

????宿长洪急忙说:“应当的,应当的!”

????宿致远见事情谈的差不多了,就从茶几下面拿出了一个钱袋,示意宿长洪拿给薛一梅。

????宿长洪接过钱袋,知道里面银钱不少,忍不住非常羡慕,但他面上并没有表露什么,而是捧着钱袋走了过去,将钱袋轻轻地放在了傅松、薛一梅跟前的茶几上。

????薛一梅好奇的打开了钱袋,当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一摞庄票时,忍不住震惊得瞪大了眼睛:“这是······京城铺子的分红?怎么这么多?这才几天?”

????在宿致远拿出钱袋时,她就知道里面肯定是京城的分红,虽然早就有了准备,但还是被吓到了。

????“是啊,是不少,我也没想到。”宿致远笑道,“这只是布偶和画册三天的盈利,去除原材料、人工和赋税,纯收益整整一万余两银子,这是五千两。”

????“我带来的是我们宿家发行的庄票,现在庄票可以在全国流通,携带也方便,五千两银子就给你们全部兑换的庄票。”

????“当然,如果你们需要兑换成银子,货站里面就能兑换。”

????薛一梅和傅松互相看了一眼,傅松暗暗点了点头,薛一梅便看着宿致远说:“还是用庄票吧,庄票方便多了。”

????“那好,那就不用再兑换了。”宿致远早就预料到薛一梅她们会同意,毕竟银锭少量还行,多了分量可不轻。

????。

????y190523w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