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没想到在隔了抓住秦可辉一天之后,刘谨又再次召见了王老虎。

????“刘千岁。”王老虎行礼道,这一次,王老虎发现,除了他之外,只有傅文一人,并不见自己的顶头上司,难道这一次,会是比先前的那一次碰面更神秘。

????“捉拿秦可辉,你只花了三天时间,做得很好,这次我会给你记上一功。”刘谨高兴地道。

????王老虎道:“谢刘千岁栽培,微臣是刘千岁的人,定当竭尽全力为千岁爷办事。”

????“好,你说话直率,我也不拐弯抹角,你做事懂得分寸,哪些事要做样子,要慎重,哪些事可以快刀斩乱麻,一挥而就。”刘谨道。

????“我全是按千岁爷的意思 办事,千岁爷让我往东,我决不去西。”

????“好,我就等你这句话。我现在将你看成是我自己人,傅大人也好,还是你王大人也罢,现在我有个机密任务,让你们两位去完成。”刘谨道。

????果然不出王老虎所料,这次刘谨召见他们两位,确实有秘密的任务要他们做。但是在王老虎心里确是有不好的预感,刘谨的任务应该跟名单上的人有关系 。“刘千岁,你 有什么要派我们去做的?”

????“让傅大人给你传达任务吧。”刘谨说着自己倒坐了下来,玩起自己的烟斗来了。

????王老虎转身傅文,问了句:“傅大人,请布置任务吧。”傅文道:“王大人,这次你要有思想准备,这是块难啃的骨头啊。”

????有什么事会让锦 衣卫也感到难弄,王老虎也想不到 纳闷,天不怕地不怕的锦衣卫,到底是有什么事将他们难住了?王老虎道:“傅大人,这事有这么难办吗?你不妨说出来听听。”

????“王大人,你有听说过京城三大营吗?”傅大人道。

????王老虎点点头,对于京城的守护军,王老虎当然知道,难不成刘谨这次要让他做的事与京城三大营有关。

????“京城三大营以五军营兵力最强,而在京城五军营里总有些人我行我素,对上头的命令阴奉阳违。而你知道,刘千岁大人最记恨这些表里不一的人。”傅文道。

????京城三大营是守护皇宫最重要的军队,王老虎知道刘谨早已经掌控了这支队伍,但在队伍中,没有一颗尖角石,这是不可能的,而这样的人,在刘谨队伍中,就会被视为眼中钉。“我们的队伍中还有这样的人。刘千岁,你告诉我,他是谁?不知识务的东西!”王老虎嘴上虽然这样说,但是他知道,这样的人,不听刘谨的吩咐,是否是说是刘谨作对的人,会是对皇上尽忠的人吗?至少可以说,他是可以争取的对象。

????“刘大人也为这件事在发愁呢?这人名叫禹安,是五军营里的副护军参领,他对刘千岁不敬不说,还常常阴奉阳违,嘴上答应,暗里却常常拖后腿。”

????禹安?听傅文的意思,刘谨对他极不满意,虽然他只是个正四品的副护军参领,但也已经引起了刘谨的注意。“刘千岁的意思,是让我们锦 衣卫出马,将他给逮来。”王老虎问道。

????傅文看了一眼王老虎,道:“想要去五军营里抓人,没这么简单。”

????“凭刘千岁的威信,哪个敢阻拦。”王老虎道,“傅大人,你的锦衣卫出马,我们马上去五军营。”

????刘谨摸 着烟斗,对于他们的谈话,他只是倾听,没有说话。傅文道:“王大人,你现在也是锦 衣卫的人,我们锦衣卫做事也是讲证据的。这禹安虽是副护军参领,但此人手底下有一帮人,要动他,除非有充足的证据。”

????锦 衣卫要找证据,有的是方法,王老虎这样想到,不过,傅文却对禹安 有些犹豫,应该有些原因,除了他自己说的手底下有他一帮人,更大的原因很怕这军营乱起来,也是怕被人抓到一些把柄什么的,王老虎点点头。

????“禹安此人功夫深不可测。刘千岁识英雄,识本事,本来是想收为自己人,没想到此人极不识抬举,对刘千岁的好心当作驴肝肺,所以要对付他,还需你我精诚合作。”傅文道。

????“王老虎,傅大人已经跟你说清楚了,这件事,我希望你们团结合作,用心去办,我等你们的好消息。”刘谨道。

????“是,千岁。”两人齐声答道。

????王老虎明白这件事刘谨也有些头疼,这禹安是何许人,让他如此头疼,除了傅文嘴上所说的,应该还有什么事饶惹了刘谨,是这件事让他痛下了杀机。

????刘谨出了房,让他们两人继续商议有关禹安的事。

????“傅大人,你应该想到什么办法了吧?”王老虎试探着问道。

????“我们已经查探清楚了,禹安在明天会出五军营,是到九堡坡喝李大人的寿酒。”傅文道。

????“傅大人的意思是,我们在半路之上进行捉拿?”王老虎道。

????“不是捉拿。”傅文否定道,“是刺杀。”

????得到了傅文的回答,王老虎知道了,禹安已经彻底得罪了刘谨,他不想让的命留在世上了,有句话说,爱之深,恨之切,

????就像刚才所说的,刘谨想要将他招为已用,没想到禹安没有识抬举,他在禹安的心上花了较多的时间,现在却是没有得到回应,或是没有达到他的目标。

????杀机,刘谨要杀死禹安。

????“五军营到九堡坡若是骑马也需要三个时辰,出去饮酒,禹安不会带那么多人,我们就在禹安回来的路上,乘他喝醉了酒,在半道之上动手。”傅文道。

????“傅大人既然已经想好了计策,这事完全可以由锦 衣卫来单独完成,我倒是成了看热闹的人。”王老虎道。

????“刘千岁让你和我一起行动,你知道 是什么原因吗?”傅文道。

????王老虎摇了摇头,表示 不清楚。“禹安此人功夫极高,此人唯有你才能擒拿得住。”傅文道。

????原来是这样,王老虎有些明白了,刘谨也是看上了禹安的功夫,一心想为已用,所有才会对他的无礼或是其他不满忍让,现在却是不再相忍的时候了。另外,禹安的功夫高深莫测,如果不是刘谨与八虎的人,那么这人极可以争取。皇上没有兵符,正愁派不动京城三大营。如果将禹安纳为已用,这胜算会更大。

????“难得傅大人这么看得起我,我一定竭尽全力。”王老虎道。

????“好,我们就来商议一下,这件事具体如何做。”傅文道。

????从刘府中回来,王老虎独自走在大街之上,脑中思考着明晚上的事。这件事,王老虎必需要搞清楚,禹安到底是怎样的人?但仅在两天内弄清,确实不易。第二,如果弄清楚了此事,正如傅文所说的那样,自己又该如何保护他?

????虽然自己到了京城,但是自己却很少有空出来逛街,京城的繁华好像与自己是无关的,他来到这里,就好像是带了使命一般,他顾不得身旁的繁华与花花绿绿。他的脑海此时就只 有一个念头,救禹安。

????在街头的王老虎很想马上赶回到府上,他有重要的事要让冯升去做。街上的人就像是空气一般,在王老虎的身边乎乎而过,随时传来的小贩吆喝声不觉入耳,此时,一个小伙从王老虎的身旁路过,本不留意的他也不放在心上,在小伙经过了数秒之后,王老虎却是将头扭过,他转过身,看了看那个贴过他身边的小伙,他的眉头紧锁起来,不是因为他的身形,而是因为他身上的气味。

????别的气味可能他会不识得,但是这个味道?

????他认为自己不会认错。王老虎向着小伙子行走的方向追去,他要看看,这个小伙是不是自己认识的。

????小伙在前面走,王老虎在后面跟着。不知小伙有没有知道后面有没有跟着,他还是与原来的步伐一样在向前走着。

????以王老虎的功夫 与步伐,一般的人根本不会知道他在后跟着,却是在这个时候,前边的小伙子却是转过身来了,他转过身的一刹那,王老虎看了他一眼,这是一张陌生的脸,面目清秀。小伙子很奇怪地看着王老虎,问道:“你干嘛跟着我?”

????王老虎笑了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是我兄弟呢?原来是我眼拙了。”

????小伙却是没有责怪的意思,道:“认错人是常有的事。”说着,他便转过身要离开 。王老虎却是从后面喊道:“姑娘,你当真不认识我。”

????这一喊声,却是将前面 的小伙子喊得停住了,他转过身来,问道:“你是在喊我吗?”

????王老虎故意看了看四周,反问道:“这里还有我其他认识的人吗?”

????小伙也看了看四周,不解地道:“这里也没什么姑娘。”王老虎听了,笑道:“在土家的时候,我曾经说过一句话,难道你忘了吗?”

????在土家 的时候,王老虎曾说过这样一句话,而且这一句话是对着慕华樱说的,“你知道我识破你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吗?女人身上都有自己的味道,青青姑娘也有属于自己的香味,并且我的女人使用的是特有的化妆品,这种化妆品在这边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????“原来你早已经认出我来了。”那人确实是慕华樱 ,只不过现在她却是以一个小伙子的面目呈现出来。

????“慕姑娘有没有时间,和我这个旧相识坐下喝一杯呢?”王老虎问道。

????“你觉得我会接受你的邀请吗?”

????王老虎笑笑,道:“前面我知道有一家京城很有特色的酒店,相请不如偶遇,慕姑娘,请。”

????酒店二楼一处角落里,两人在一张桌子上相对坐下。

????“慕姑娘是什么时候到的京城?”王老虎问道。

????慕华樱看了看王老虎道:“我昨天 刚到的京城。”

????天下有这样巧的事,慕华樱昨日刚到京城,今天 ,王老虎便与她碰面了。“哦。”王老虎表示出了怀疑的态度。

????“看你说话的样子,好像不相信我。”慕华樱道。

????“慕姑娘,你这次到京城来可有什么事?”王老虎问道,“上次与你一别,我本在想,慕姑娘会到哪里去,没有想到,这么快就与你见面了。”

????慕华樱想了下道

????:“我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亲人,我能到哪里去?”

????慕华樱却对王老虎的问话没有回答,但是王老虎总觉得她到京城来是为什么事而来,但是是什么事,王老虎也不清楚。其一,到京城,她不以真面目示人,而是百变成一个小伙子,这里面本身就大有文章。其二,她口中闪烁其词,王老虎根据这两点判断,慕华樱来京城是有目的的。

????“我没有想到,慕姑娘,到最后,你还在背后捅了我一刀。”王老虎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????“虎神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慕华樱 道。

????“哦,我的话说的急了一些,我是说侯平?”王老虎提醒道,侯平临阵逃脱,并且假冒王老虎欲在土家兴风作浪,这一切,王老虎认为,背后的影子应该是慕华樱,“你应该早就知道 这事,为什么你不告诉我?”

????“我不是你的人,我没有必要告诉你。”慕华樱说道。

????“不是我的人?”王老虎苦笑了一声,他与慕华樱从相识经历了这么多事,王老虎一直以礼相待,想感化她,却还是感化不了她的心,“这是宁王的计谋之一?”

????“你为什么这么想?”慕华樱问道。

????“我早应该这么想,你被人称为百变芙蓉,我早就应该想到被俘虏的人中,有一些并不是他 的真面目。我更不会想到你们会想出这样恶毒的计策,假冒我去土家犯下杀人大事。慕姑娘,宁王已经倒了,我看你还是执迷 不悟?”王老虎又是对慕华樱劝道。

????“我敢问虎神,你现在抓住宁王爷了吗?”慕华樱问道。

????王老虎倒是愣住了,诚如她说的一样,宁王确实还没有抓住。

????“你还没有抓住宁王,你怎么说宁王爷已经倒了?”慕华樱道,“虎神,我承认你确实有胆量,有能力,但如果以你自己的主观去断定宁王,断定这天下的形式,你是不是太武断了?”

????“难怪?”王老虎想不到慕华樱心里还是对宁王存有希望,“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。”

????“你是不是对自己先前放过我的事,而后悔了?”慕华樱 道。

????王老虎看着她,嘴上说道:“好俊秀的小伙子。你看来并不了解我,我后悔的是没有让你知迷途返,我后悔的是没有抓到宁王。”王老虎说着说着,不禁有些伤感 起来,“慕姑娘,我不知你是假不知,还是真不明白。宁王不管现在身在何处,不管他还 有没有人马,上半年要翻盘,绝没有机会,历史也不会给他机会。”

????慕华樱也是若有所思。

????“京城看上去是个好地方,不过,我劝慕姑娘还是早些离开此地。”王老虎道。

????“你也说京城是个好地方,为什么反倒劝我离开?”

????“你可能不知道,这平静的京城后面,是一张张虚伪的脸,不久,这京城就会血雨腥风。”王老虎对后面的局势很担心。

????“虎神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慕华樱 道,“你为何对这局势如此清晰?”

????“我身处这官场之中,对现在局势十分 地担忧,有人私欲过大,权力过大,总是想方设法地想搞出些事情出来,所以天下不太平,是在意料之中的。慕姑娘,宁王时代已经结束,天下本不是他的。”王老虎道。

????“难道天下是你王家 的?”慕华樱问道。

????王老虎不明白慕华樱为什么会这样说,但是他知道,天下是大明的,不会改变。“以前我曾有过顾虑,认为天下之大,总有慕姑娘的容身之处,但现在看来,我不管到哪里,慕姑娘总会来,所以,我现在向你发出邀请,请你到我的阵营中来。”

????“你是让我来帮你,还是你给我机会,让我来害你?”

????“我现在确实碰到了困难,想让慕姑娘来帮助我。”王老虎在与慕华樱交谈的过程中,突然想到了,明晚刺杀禹安的行动,自己分不开身,而且明虎二队也好,自己的人也好,不适宜出面,所以慕华樱出面是最好的选择,而且她的功夫也高,应该可以办好这事。

????“如果我不想帮你呢?”慕华樱道。

????“我不是在求你。宁王的倒台,你无罪,但是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再这样浑浑炖炖而活,你应该有自己的理想,一个人有自己的信念,天塌下来,都不能压垮他的意志。”王老虎道,“所以这是你的机会。”

????慕华樱想了想道:“你不怕我像以前一样,在关键的时候出卖你?”

????“你也记得你以前出卖过我?我说过,这是你的一次机会。你帮我做这件事,你给你自己想要的。”

????“你知道我需要什么?”慕华樱道,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?”

????王老虎看了看她,道:“这是你对自己不了解。你整天伪装成这样,你不觉得累吗?你认为天下人都负你,天下人都 不值得信任,但事实不是这样,正义必胜。我要给你一个清白,一个完整正义的慕华樱。”

????“告诉我,你要我做什么?”慕华樱道。

????w23051412